• <tr id="owbei"></tr>
    
    
    <code id="owbei"><small id="owbei"><track id="owbei"></track></small></code><th id="owbei"></th>
      <code id="owbei"><nobr id="owbei"><samp id="owbei"></samp></nobr></code>

      1. <code id="owbei"></code>
        當前位置:首頁>國內國際>內容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再度鼓吹修憲 危險舉動值得警惕
        法治日報 發布時間:2022年03月21日 09:30
        法治日報
        2022年03月21日 09:30

          岸田文雄再度鼓吹修憲 危險舉動值得警惕

          □ 本報駐日本記者 冀勇

          近日,日本首相、自民黨總裁岸田文雄表態稱“要盡早實現修憲目標,將自衛隊納入憲法第9條”。

          分析人士認為,岸田文雄借助俄烏局勢渲染安全威脅,為修憲放風探路并直指憲法第9條,違背了國際社會和日本國內愛好和平的民意呼聲,將給周邊國家帶來嚴重安全隱患,這一危險之舉值得國際社會高度警惕。

          故態復萌再度鼓吹修憲

          據日本放送協會報道,岸田文雄3月13日在第89屆自民黨代表大會上表示,希望推進包括將自衛隊納入憲法第9條的四項修憲內容獲得通過。他還稱:“我們黨(指自民黨)提出的四項修憲內容,都是現在必須著手解決的課題。要與國民切實對話,實現修憲這一黨的基本方針!

          現行日本憲法于1947年實施,其中第9條規定:日本永遠放棄發動戰爭、武力威脅或以武力作為解決國際爭端的手段;為達成這一目的,日本不保持陸?哲娂捌渌麘馉幜α,不承認國家的交戰權。由于此款規定的存在,現行日本憲法又被稱作和平憲法。

          然而,自頒行和平憲法以來,日本保守政治勢力就不斷試圖推動修憲。在安倍晉三政府時期,就曾多次鼓吹修憲,自民黨還制訂了包括把自衛隊寫入憲法第9條的四項修憲條文,但直到安倍2020年辭去首相,也沒有實現修憲目標。菅義偉接任首相后,盡管表態推進修憲,但實際一直處于停滯狀態。此次岸田文雄再提修憲,可以說是修憲在日本沉寂兩年后再次啟動。

          據日本共同社報道,岸田文雄2021年11月19日接受采訪時就曾表示,有意把修改憲法作為2022年夏天參議院選舉的爭論點之一。2021年12月,岸田文雄在出席“自民黨修憲實現本部”會議時指出,要將國會討論和國民理解作為推進修憲的“兩個車輪”。

          在自民黨和日本維新會、國民民主黨的推動下,本屆國會以來,日本眾議院憲法審議會幾乎每周召開一次會議,就修憲進行討論。目前,審議會正就緊急事態下的國會“線上審議”進行密集討論。

          渲染安全威脅放風探路

          岸田文雄此次高調表態推進修憲背后,與包括安倍晉三在內的日本保守勢力借俄烏沖突煽動安全威脅有很大關系。日本國內有識之士指出,這是鼓吹修憲勢力在借此機會放風探路,日本民眾應對此有清醒認識。

          修改和平憲法第9條是日本保守派自冷戰時期就確定的最大目標。俄烏沖突爆發后,岸田文雄在演講中談到重點從三個方面強化安保體制。一是重新審視并強化日本自身防衛體制,一體化推進《國家安全保障戰略》等三個安保相關文件修改,增強防衛能力;二是進一步強化日美同盟,鞏固這一所謂“日本、亞洲乃至國際社會和平與穩定的基石”;三是重塑國際秩序,推進日本多年來一直呼吁的聯合國改革和安理會改革。與此同時,保守勢力大肆渲染安全威脅,叫囂只有修改第9條才能避免他國“軍事侵略”。

          實際上,拋開俄烏沖突背后復雜的現實和歷史原因不談,日本國內保守勢力鼓吹修改憲法第9條在邏輯上根本站不住腳。

          眾所周知,憲法第9條是針對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發動對外侵略戰爭的行為,從憲法上消滅了日本再次軍備和發動侵略的可能。然而日本政府經過對第9條的不斷重新解釋,使交戰權、自衛權及自衛范圍等,都與最初的法律有了很大不同。比如近兩年日本國內激烈討論的“對敵基地攻擊能力”被掩耳盜鈴地定義為防衛力量。

          日本國內分析人士稱,煽動外部安全威脅為修改憲法第9條鋪路,是保守勢力的慣用套路,這與解禁集體防衛權、派遣自衛隊到海外、裝備航母以及近期叫囂要與美國“核共享”如出一轍。對保守勢力而言,俄烏沖突無疑為他們鼓吹修憲和掙脫戰后體制束縛提供了極好的借口。

          破壞地區安全穩定之舉

          日本是否修改和平憲法,特別是憲法第9條,關系到日本能否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對周邊乃至地區安全局勢將產生重大影響。

          此次岸田文雄政府若不顧國際和日本國內有識之士及大部分民眾的反對,一意孤行推動修憲,不僅將破壞地區穩定,還將對整個二戰后國際秩序產生挑戰。屆時,東亞地區的不穩定因素會增多,還會推動東北亞地區以核武器為主的軍備競賽。

          不過,在日本,修憲在程序上存在較高門檻。目前,在日本參議院245個議席中,聯合執政的自民黨和公明黨分別占據113個和28個議席,加上支持修憲的日本維新會的16個議席,修憲勢力席位仍未達到修憲最低門檻。眾議院465個議席中,自民黨、公民黨和維新會分別有261、32、41個席位,總數占眾議院議席的71.8%。

          根據日本憲法規定,修憲必須經眾參兩院憲法審議會二分之一以上成員通過,之后由三分之二以上眾參兩院國會議員發起修憲動議,最后舉行全民投票并獲得半數以上贊同。

          對岸田文雄政府來說,7月舉行的參議院改選對修憲和政權穩定非常重要。13日,岸田文雄在演講中說:“無論如何,即將到來的參議院選舉都是重中之重。自民黨要團結一致,堅決取得選舉勝利!卑短镂男塾幸獍研迲椬鳛閰⒆h院選舉的爭論點之一,推進修憲討論。

          雖然日本各政黨中支持修憲的力量逐漸占據優勢,日本維新會、國民民主黨等在野黨也對修憲持支持立場,但是在民調方面,從《朝日新聞》等各主要媒體的輿論調查結果看,大部分民眾反對修改憲法第9條。

          由于歷史原因,日本修改和平憲法問題一直受到二戰受害國的高度關注。以史為鑒,堅持和平發展方向,發展與周邊和地區國家的睦鄰友好關系,維護和促進世界的和平穩定與繁榮,是日本應該盡到的國家責任。日本政府若推動實質性修憲,為軍事上“松綁”打開口子,很可能從根本上改變日本二戰以來的國家發展方向,這是包括愛好和平的日本民眾在內的廣大亞洲人民所不能接受的。

          國際社會希望日方深刻汲取歷史教訓,傾聽日本國內外愛好和平的民意呼聲,繼續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以實際行動取信于亞洲鄰國和國際社會。

        【編輯:黃詩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亚洲,国产精品无码视

      2. <tr id="owbei"></tr>
        
        
        <code id="owbei"><small id="owbei"><track id="owbei"></track></small></code><th id="owbei"></th>
          <code id="owbei"><nobr id="owbei"><samp id="owbei"></samp></nobr></code>

          1. <code id="owbei"></code>